昨日,“尋找抗戰老兵“志願者薛剛,向93歲國民黨老兵陳模群頒發一枚民間製作的抗戰紀念徽章,老人回禮致謝。新京報記者 秦斌 攝
  ■ 公益組織斥資千萬尋抗戰老兵追蹤
  新京報訊 (新京報見習記者 侯潤芳)抗戰勝利紀念日剛剛過去,尋找抗戰老兵的步伐仍在繼續。昨日,公益組織的志願者前往北京魏公村探訪抗戰老兵陳模群,併為老兵戴上了自製的“抗日戰爭勝利勛章”。
  據悉,9月2日深圳龍越基金會與奇虎360公司、博時基金聯合發起尋找抗戰老兵公益行動,這是北京地區走訪的第一位抗戰老兵。
  失聰老人能準確回憶抗戰經歷
  深圳龍越基金會志願者薛剛介紹,此次尋找的抗戰老兵孫女陳迪在其博客上留言,在經過志願者核實後,確認老人是抗戰老兵。
  魏公村27號樓3單元7號室,老兵陳模群住在這裡。
  如今,93歲高齡的陳模群已失聰,志願者只能寫下問題給老人看。提起曾經的抗戰歲月,老人聲音洪亮,講到客死他鄉的中國遠征軍,他眼裡泛起淚水。
  一個多小時的交流後,志願者確認了老人的老兵身份。“判斷老兵身份主要依靠核實時間、地點、人物和事件,”薛剛說,老人的講述完全符合史實,“和南京一位陸軍汽車團老兵的事件相吻合。”
  老人一直想要有一枚抗戰勝利勛章,期待自己曾經的歷史獲得認可。薛剛為老人佩戴志願者組織製作的“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抗日紀念獎章”。老人向志願者敬禮致意,高興得合不攏嘴。
  志願者將對抗戰老兵定期回訪
  據悉,“尋找你身邊的抗戰老兵”公益行動,計劃用一年時間,找到盡可能多的抗戰老兵,並聯合社會各界,為他們送去應有的關懷和敬意。陳模群是他們在北京地區走訪的第一位抗戰老兵。
  此項公益活動啟動不到兩周,北京地區已接到近百條線索。薛剛說,志願者在接到線索後首先會根據經驗和史實核實,過濾掉一部分明顯不符合史實的線索,再去老人家裡採訪進一步核實其身份真偽。若老兵身份屬實,志願者將為老人建檔,並根據老人需要定期走訪。
  ■ 講述

  一封沒有發出去的信
  “希望自己老兵的經歷得到認可”是陳模群老人一直以來的心愿。2013年7月,抗日戰爭勝利68周年之際,92歲的陳模群想給他所在單位黨支部寫一封信:“希望組織能夠確認一下我是不是‘參加過抗日戰爭的人’。”但很快,老人為自己的“私念”而心懷不安:“歷史自己留著回顧就可以了。”
  昨日,老人接受新京報專訪,老人向記者講述了這封沒發出去的信背後的“老兵歲月”。
  陳模群
  年齡:93歲
  籍貫:浙江杭州人
  抗戰經歷:國民黨陸軍汽車兵團機踏車隊駕駛兵、滇緬鐵路運輸處汽車第一大隊機務助理員、中央信托局臘戍車場技術員
  逃亡路上
  我家住浙江杭州市區,家中有父母、弟弟和我四個人。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我的母親也在這一年去世。
  我家是城市貧民,父親經營一家專賣紅白喜事帳子的小商店。母親去世,家境貧困,我讀到中學一年級時輟學在店里學徒。但我喜歡讀書,輟學之後一直堅持自學。
  八一三事變後,日軍飛機開始轟炸杭州筧橋飛機場。我當時15歲,沒見過世面,也不害怕,經常和小伙伴們跑到杭州城外的城隍山上看中國飛機與日本飛機的空戰。
  但很快我就意識到戰爭改變了我的生活。
  因為中國軍隊打下一架日本飛機,日本軍隊開始空襲杭州城。父親把門一鎖,和很多人一樣開始逃命。我則隨姑父逃往浙贛邊境來廣縣。
  一路都是逃命的人,但同時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唱《松花江上》、《大刀向鬼子砍去》。我印象最深的是電影《桃李劫》的主題曲《畢業歌》:“同學們,大家起來,擔負起天下的興亡。”(老人講到此處忍不住唱出聲來,眼眶濕潤)
  我當時15歲,從沒有出過杭州城。逃難路上感受著沉靜而有力的抗戰情緒,內心很受觸動。心中只有一條信念:參加抗日。
  上等兵
  1939年3月,我在報紙上看到政府招聘技術兵的啟事。經過語文、數學等文化課的考試,我考入了陸軍汽車兵團,成為了駕駛兵(上等兵)。
  集訓在桂林,除了普通軍訓,我們還有技術訓練:學習開車、認識汽車結構、零件名稱和功能,去工廠看汽車裝配。因為汽車少,訓練時間比較短,有時因為機油缺乏,我們只能在車上訓練。
  集訓結束,我們主要任務是給各大戰區和重慶部門傳送公文的人開車。
  服役結束,1941年2月我進入中國運輸公司做助理員。此時,日本占領越南和香港,滇緬公路成為了中國接受外來物資援助的唯一通道。我所在公司被政府徵用,改名為滇緬鐵路督辦公署,全面為抗戰服務。
  公司成立了四個大隊,兩個大隊在緬甸臘戍,兩個大隊在國內。我被邀請參加汽車第一大隊當助理員。
  入緬歲月
  車輛運輸是給密支那修築鐵路施工隊運送物資和糧食。
  1941年7月到1942年2月,我在機務組,一個人負責車輛安全。因為不知道何時有汽車要來修理,我沒有固定的上班時間,凌晨三五點工作是常有的事情。
  1942年3月,我被調入中央信托局臘戍車場做技術員,負責汽車的中轉。
  因為雲貴川地區主要依靠公路運輸,需要大量汽車。美國援助的汽車由輪船運輸到緬甸,再在仰光進行組裝,最後仰光當地的華僑組織將車輛送到臘戍交給中方——當時我和另外兩名工作人員負責接車。
  1942年4月,日軍占領泰國,我們緊急撤退。我們三個人在兩個多月的時間內,向國內中轉了1000多輛美國卡車。
  活歷史
  解放後,我進入華北汽車公司,1953年中央機關改製,又被分到機械部下屬部門管機械。之後調動多次,1989年12月底在華興集團公司下屬的汽貿公司退休。
  我經常看報紙,我自己也聽說一些,因為種種原因,一些老兵,晚年生活陷入各種困頓之中。他們十分需要社會的認可及撫慰,他們就是“活著的抗戰歷史。
  不僅是國內的抗戰老兵,我也常常想起死在國外的抗戰老兵,他們很多人魂落他鄉,這點最讓我難過。
  2013年4月的時候,海峽兩岸共造的“仁安羌大提紀念碑”在緬甸501高地上落成,我很高興。
  因為我國民黨老兵的身份,兒子曾經失去了提乾的機會,女兒每次填表時也非常為難,但我現在有退休金,我很知足。
  2013年7月,我給黨組織寫過一封信,只是想確認一下我屬不屬於“參加過抗戰的人”,想戴上“抗戰勝利勛章”。
  但作為一個經過抗戰僥幸活著的人,我又覺得自己不該有這樣的私念,這封信也就一直沒有發出去。
  陳模群口述 新京報見習記者 侯潤芳 整理
(原標題:九旬老兵獲贈民間“抗戰勝利勛章”)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法式傢俱

gd21gdbx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